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本命中心洁癖
肉食动物
欢迎来日我的loft😉
除亲友外请勿随意转载
可约稿,具体详谈


——人类不断进化到现在,不是为了吃素的!(呐喊)

【白晴】咒·缚(上)

呜哇!!!白晴好吃!!!!小白从杀气腾腾变成真香也好棒!!谢谢阿岚!!

最原终一的胖次☆黄色废料:

天天生日快乐 @天宫惊蛰 


是小白×小晴明(含一丁点的光晴)


今天也是翻车小王子呢,看明天能不能搞定吧……白晴太戳我了!怎么能有这么棒的CP我嗑爆!


 





何为咒?咒为束缚。缚妖之咒,其一为名,其二为形。


形是咒,不可现。名是咒,不可忘。


 



狐妖巨大的身体遍布层层叠叠的咒印,原本蓬松柔软的洁白皮毛被一团团干涸的血凝在一起,混合着井底隐隐约约的水汽,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腥味。


他静静伫立在阴暗潮湿的阴影中,半开的折扇掩去微张的嘴唇。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气息,狐妖睁开了那双猩红的瞳眸——气氛在这个瞬间变得剑拔弩张,狐妖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竖起浑身毛发虎视眈眈地瞪视着他。


 


面对妖怪充满敌意的眼神、甚至是逐渐汹涌而起的腥风,安倍晴明没有丝毫后退,他只是安静地注视着居高临下的狐妖,浅色的双眼里一片平静。


从发现狐妖到现在,他尝试过无数办法试图拯救它,可结果都不尽人意。狐妖在一次次的杀戮中越发疯狂痛苦,而如今,是最后一次机会。


 


杀够500人就解脱什么的,只是源氏家族的一面之词。


安倍晴明深谙其中玄机,说是解脱,只怕到时狐妖将被折磨得神智尽失,彻底沦为任由源氏家族差遣的傀儡。


他一直认为,式神契约应该建立在阴阳师与式神的相互信任上。这样一味地强迫甚至伤害式神的做法最终只会适得其反。


 


伴随着狐妖喉咙里传出的咕隆声,安倍晴明微微垂下睫毛,纤细修长的手指抚过藏在袖子里的铃铛,少年原本清冷的眉目渐渐坚毅起来。


从那个时候见到那双安静得如同最美梦境的双眼时,安倍晴明就下定了这个决心。即使只有一丝渺茫的希望,他也不会放弃。


 


要救它。


 


少年敛目,“唰”地收拢折扇。


这声闷响宛如按下了什么开关,令警戒观察已久的狐妖倏地直扑而来!急促的铃音盘旋而起,安倍晴明双指稳稳夹着纸符,他不急不缓上前一步,从昏暗的阴影中现身,皎洁的月色自上而下,银色的长发耀出轮模糊的光晕。他毫不犹豫地咬破手指,殷红的血液在纸符上留下一串湿润的痕迹——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急急如律令!”


 



巨大撞击声在狭窄的空间内盘旋,剧烈的震动惊动了源氏家族的护卫。少顷,越来越多的源氏族人闻声而来,渐渐聚集在庭院外。


源赖光一眼就瞥见了位于战圈中央的年轻阴阳师,即使面对狐妖凶猛的狂攻也毫不慌乱,柔软的银发在风中飞舞,与洁白的狩衣相互映衬,远远望去,激战中的少年仿佛一只在月光下飞舞的蝴蝶。


 


“家主大人——!”


他的出现理所当然得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无论是家仆还是族人,都不约而同地念着他的名字,纷纷让出一条道。


“家主大人,这……”跟在他身后的护卫小心翼翼地开口,“……要出手吗?”


“无妨。”源赖光微微眯小眼睛,右手看似随意地搭在了剑柄上,“‘若妖不愿被缚呢’——如果这就是他的答案,我倒想看看他能为此做到何种地步。”


护卫被他看向安倍晴明的暗沉神色激得浑身一抖,他唯唯诺诺地退回源赖光身后,不敢再开口。


 



恨,怨恨。


恨不得将所有人类撕碎。


但即使如此,也无法发泄它满腔的愤怒。


被仇恨吞噬的狐妖的攻击看似猛烈,但毫无章法可言。安倍晴明不愧是天赋惊人的阴阳师,他找准妖怪进攻的空隙,将它的攻势一一化解,几场试探下来,只是挂了点彩。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他要找出它的“名字”,还它自由。


安倍晴明反身避开狐妖大张的血盆大口,撑起身体转而骑上它的后背,将早已准备好的符咒一掌拍在了它的额头上!


“快醒醒,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


 


狐妖发出声嘶吼,狠狠甩着头,企图将那缠人的阴阳师从身上甩下来。


够了,它不想听。


他只想杀人!


 


突然。


 


“叮铃铃……”


细碎的铃音从耳畔传来。


暴躁的内心忽然不可思议地平静下来。他感到那位名为晴明的阴阳师的手带着分安抚的意味,轻轻从他脖子上抚过。


 


眼前的景物蓦地转换,变为满地雪白。


 



甲斐有梦山,白树参天,白草霏霏,气候萧寒,连同它身上漆黑的色块在这个瞬间染成纯白。


即使明白这是幻境,狐妖的身体依然不可遏制地僵住了。


 


这一树,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那烦人的阴阳师为了让它找回名字真可谓是下足了功夫。


只是,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意义呢?它的双手早已染满鲜血,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提醒着他曾做过的一切。


 


早就回不去了。


 


白狐喉咙深处发出一声近乎呜咽的嘶叫,他蜷缩起身体,化为人型,头上的面具似哭似恨。


“够了……不要再管我了!”


那双绯红的竖瞳里倒映出少年有些狼狈的身影。但年少的阴阳师只是扶着染满血迹的手臂安静地站在原地,那双冷色的瞳孔一眨不眨地凝着他,仿佛要将他藏在心底最柔软的事物挖掘出来。


 


然后,那个宛如月光的少年朝他迈出步伐。


一步,两步,渐行渐近。


 


“……别过来。”


狐妖嗓子里发出压抑的拒绝。


安倍晴明罔若未闻,他没有停下朝狐妖靠近的步子,即使被妖风刮破皮肤,暗红的血丝从伤口溢出,他依然没有缓下步伐。


 


“你是谁?”


他问。


被妖风刮得满是细小伤口的手稳稳地抓住了他,狐妖少年这才发现阴阳师手中攥着一只铃铛。


那是……他在布满封印的井底送给那个为他疗伤的少年的铃铛。


 


原来是他吗?


 


“你是谁?”阴阳师锲而不舍地追问道。


清澈绯红的瞳孔猛地闪烁了一下。


 


“我是……”


 



“!!!!”


安倍晴明猛地睁开眼睛。


他似乎在帮助找回狐妖的名字后就筋疲力尽地失去了意识,也不知道到底晕了多久。


少年转了转眼珠,发现自己被一双手紧紧抱在怀里。那双手臂上鲜红的纹路以及卷在他身上的那两条狐尾极为眼熟……


 


“啊,您醒了吗,晴明大人!”


属于少年的嗓音在他耳畔响起,但这陌生的称呼却令他微微一愣。


 


“白藏主?”


“晴明大人,叫我小白就好。”那个声音轻快地说,然后松开了他,那只毛茸茸的头还伸过来蹭了蹭他的脸颊。


 


“你怎么还在庭院,不是已经获得自由了吗?”安倍晴明心生疑惑,他的嗓音还带着尚未清醒的沙哑,听上去意外地撩人。


白狐少年宽大的狐耳抖了抖,清澈的眸子一眨不眨地凝住刚从昏迷中恢复意识的少年阴阳师。


“小白想要和晴明大人签订式神契约,作为晴明大人的式神保护您。”白藏主舒展了眉眼,然后在安倍晴明的注视中“嘭”地化为一只带着面具的小白狐,“我喜欢晴明大人。”


 


“诶?”这回轮到安倍晴明讶异地瞪大眼睛。


他原本以为白藏主会回到梦山,继续当梦山之主,然而刚找回名字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却又突然提出要与他签订契约……他根本没料到会变成这样。


 


浅色的瞳孔凝着小狐狸明亮的眼睛,心叹这妖怪真是太过纯粹,但也正因如此,他才认为,妖怪也和人类一样,有血有肉,也有心。


 


“……小狗?”


“不是小狗,小白是狐狸!”


 



“家主大人……”


阴阳师们跟在源赖光身后,不安地窃窃私语,直到彻底离开庭院,才敢试探性地叫住这位喜怒无常的阴阳师。


源赖光松开一直紧握住刀柄的手,漫不经心地抬起下颔示意对方接着说。


“关于您的弟子将那只狐妖收为式神的事……”


 


“不是挺有趣的吗,也省得源家善后。”男人勾起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只不过……妖,始终是妖,只是工具,也只能是工具。”


 


晴明,你以后就会明白这点。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至于现在,暂时沉溺在虚幻的理想中,也挺不错的。


他非常期待……


梦醒之时,他那位心爱的弟子将会是什么表情。

评论(1)
热度(243)
© 天宫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