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本命中心洁癖
肉食动物
欢迎来日我的loft😉
除亲友外请勿随意转载
可约稿,具体详谈


——人类不断进化到现在,不是为了吃素的!(呐喊)

【丹金】驯养

大概两个人都挺黑的。

我写得很愉快XD

和 @eamier 的又一场py交易【捂住了肝】

给冷cp添砖加瓦!

all金个人志《IF》预售链接→走这里

二宣地址看这里→走这里



☆☆☆☆☆☆☆☆☆☆☆☆☆☆☆☆☆☆☆☆☆☆☆


金并非那种言听计从,按部就班的人。丹尼尔早就知道了。

在那颗偏远的星球将逃跑的参赛者回收时,丹尼尔和那个金发的少年相遇了。

只是一眼丹尼尔就认出了这个少年正是那位胆大包天的神使口中所说过的人。

执着、坚定,并且带着自己的信念,面对着困境迎难而上,是丹尼尔最喜欢的那种类型。


而在暗中观察那位少年的途中,丹尼尔越发地怀疑这位少年真的和那名狡黠如狐狸的神使是亲生的吗?如果真的是,那么她一定很爱金,所以才把他保护得这么好。


对于在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使们来说,丹尼尔大概不过是个用得方便的工具,作为维持这个让他们身心愉悦的残酷大赛的棋子。

棋子当得久了,也会生出些妄想。比如——

为何他就不能成为棋手呢?

大概是感应到了同类之间的气息,那位新晋的神使察觉到他这份大不敬的心思后,不仅没有揭穿,反而提出了和他联手。

丹尼尔自然答应了。这是一场豪赌,不过丹尼尔已经在这片如同死水的星球上待得够久的了。

审判裁决、维持秩序、然后看着新的参赛者继续一头栽进这个残酷的游戏里。

日复一日,犹如莫比乌斯环,不得解脱。


而秋的提议让丹尼尔看到了那份曙光,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那位神使不管是听上去还是实际上都十分荒谬的计划。

而一切计划的中心点便是那位神使大力推崇的金发少年。尽管那位神使明明非常不情愿,但是金确实是这个计划唯一也是最适合的人选了。

然而莫名的情绪让他的目光总是会在无数个电子监视屏上找出那抹金色,然后凝视着。

所幸金尽管迟到了一个多月,然而他的能力和潜质是谁都无法否认的。少年脱颖而出,就像是被精雕细琢过后露出光辉的璞玉,吸引着来自各方的目光。

丹尼尔太知道像他这样的人,会对什么类型的人动心了。

就像是太阳一样的少年,即便是远远地注视着便觉得那光辉也能照耀到自己。

和那位神使密谋着的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丹尼尔本无需这么时刻关注着金,他只需要让金保持着存活便足够尽到对那位神使的承诺了。


既是私心,也是为了自己,丹尼尔觉得是时候该给他和那位神使的合作加上一层保险了。

——而能够让那位神使动容的也只有她放在心尖上的少年了。

所以这不能怪丹尼尔,不能怪他在计划之外将那个少年占为己有。

作为裁判长这么久了,多少知晓拥有底牌的重要性。更何况他所密谋着的,可不是会那么简单被宽恕的东西。

那位神使反反复复叮嘱着丹尼尔要照看好金,而丹尼尔的确也这么做了。 

——让金成为裁判长的恋人,不是最好的照看吗?


丹尼尔稍微花了些手段,略施小计,便朝那位金发少年发起了攻势。

从未被人这么追求过的少年很快昏头转向,彻底地掉入了裁判长给他编制出的甜蜜大网之中。

少年从未尝过爱情的滋味,不论是多小的事情都希望能够和自己的年长恋人分享。少年被恋情浸满的心脏就像是一块散发着香甜气息的蛋糕,丹尼尔则是那个手握刀叉可以随意品尝的人。切成什么样子,什么时候品尝,都由丹尼尔选择。


丹尼尔耐心地引导着少年一步步陷入自己的泥沼之中,笑着看少年一头栽了进来。

丹尼尔彻底掌握着少年的情绪和心思,让他的心和丹尼尔的一举一动起伏波动着,那个少年犹如在他掌心起舞的牵线木偶,一举一动都按着丹尼尔的心思来舞动。

丹尼尔有几分真心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他对金的确有那么几分真心在。

就在丹尼尔以为十拿九稳之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丹尼尔以为已经成为自己所有物的金反过来制住自己时,终于没忍住笑了。

“你笑什么?现在成为阶下囚的是你吧!”金抿了抿唇,扬起眉头道。

那个金发少年蔚蓝的眼睛注视着丹尼尔,此刻他们的身份完全反过来了。那双湛蓝如天空的眼睛注视着丹尼尔,复杂的情绪溢满了那双本该透彻的眼眸。

丹尼尔爱极了金被自己染上其他色彩的模样,不是被金重视的幼驯染,不是那个紫发的少年,更不是明明深爱着自己弟弟,却还是只能看着别人接近他的神使。


倘若说之前丹尼尔是那个掌握着金生杀大权的主宰者,那么现在的金才是那个掌握着丹尼尔命运的主人。

“你向那位神使……请求了我的赦免吗?谢谢你了,金。”丹尼尔嘴角噙着一如既往温和的笑,那双灿金色的眼眸注视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大赛冠军、兼新任也是目前唯二的神使大人。

丹尼尔早就料到了这一天,所以他才会提前下手。现在看来金大概是察觉到自己对他动的手脚了吧?但丹尼尔并不后悔自己之前将金变成自己的所有物,不如说直到此刻丹尼尔才发现,之前顺从自己心意所做的这件事有多么正确——对丹尼尔来说。

按照少年对待一个人就全心全意、一旦发现对方意图不纯就干脆利落斩断这份欺骗孽缘的性格,丹尼尔居然还能见到他,金甚至还让秋赦免了他背叛神使的罪,这已经让丹尼尔感到意外了。

按照秋那个性子,知道丹尼尔为了自己的私欲靠近了金,居然没有趁着他被扣上背叛神使的这个罪名将他置于死地——

看来是她唯一的软肋这么请求的吧。

金果然总是能够给他意料之外的惊喜。


所以丹尼尔并非落入了绝境。

驯服本就倾心于自己的少年,实在是一件简单到没有挑战性的事情。

丹尼尔笑着感受到来自手腕和脖颈上冰凉的锁链沾染上自己的体温,询问金道:“你打算驯养我吗?”

那还真是,求之不得啊。  


评论(14)
热度(448)
© 天宫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