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现在吃all杨威利
基本上all主角。
金中心洁癖
肉食动物
欢迎来日我的loft😉
除亲友外请勿随意转载
约稿千字60起,具体详谈


——人类不断进化到现在,不是为了吃素的!(呐喊)

【先杨】fire and travel

万万没想到一脚踩进了这个坑……

给太太们的投喂。

顺祝六一快乐?


 先寇布喘了口气,失血过多带来的寒冷和无力让他几乎握不住手中的武器。
血滴落在地面上犹如燃烧的火焰一样鲜艳。

在这个时候先寇布却不合时宜地想起了那位狡猾而又可恶的上司,如果被他看到此刻蔷薇骑士团连队长狼狈的模样,又会露出怎样无奈又揶揄的表情呢?
只是这么臆想着先寇布就可以在被敌人围攻的状况下尚有余裕地笑出声。
但随着下一刻他招架住袭来的攻击时那笑也如同阳光下的初雪消失得无影无踪。
从身上的伤口涌出来的血蔓延在鞋底,让他差点打滑不得不后退了一步。
那个人已经不在了,茫然地一味追寻下去得到的也不过是虚无。

他躯体里的骨架已经随着杨威利的死去而化为粉末,但他并没有一蹶不振,愤怒和悲伤的火焰取代了先寇布的骨骼支撑他一如往常地活下去。
但也仅仅只是活下去而已。


在很早之前,早在他任身处帝国时,他敬爱的祖父问过先寇布:“你想要未来做什么?”
那个时候他的回答是:“做什么……我不是贵族吗?”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祖父露出了微妙而无奈的神情:“是啊……除了贵族还能做什么呢。”
现在想来,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先寇布就发现了祖父慈祥的外表下一颗并不甘于平淡的心吧。
在一切被剥夺时,祖父也是用着平静的声音在他们中掀起了轩然大波:“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到自由行星同盟去吧。”
也正是因为祖父的这个决定,先寇布才可以遇见他的提督。
他的提督。
只是无声咀嚼着那个名字,先寇布就如同吃了蜜糖一样,舌尖弥漫开枫糖的甜,直到沁入遍布全身。

在同盟,先寇布自己选择了成为一名军人,这是他第一个自己做出的选择。
他也曾经想过要不要成为一名到处旅行冒险的商人,毕竟星空是如此美妙绝伦,值得他花一生去探索其中的奥妙。不过最后他还是成为了蔷薇骑士团的一员。
先寇布无比感谢自己的选择,因为商人先寇布或者冒险家先寇布,是绝无可能这么近距离接触到奇迹的杨,更无机会参与到那些计谋中,用双眼见识到那个人的伟大之处。

先寇布不需要向往星空了,因为他想要去探索的星海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先寇布也曾将他的提督压在会议结束后的办公室里,手指顺着那懒懒散散扎进裤头的衬衫摸到了杨柔软细腻的肌肤。他长驱直入如同在战场作战一般勇猛让人溃不成军,将目标逼至绝境,切断他所有的退路,不让他有一丝可乘之机。
先寇布清楚目标有多么狡猾难缠,奇迹之杨并非妄得虚名。

火焰在先寇布的身体内燃烧着,将他体内的水分逼出来,一滴一滴顺着先寇布棱角分明的面庞滑落下来。
先寇布扣住因为身高不得不仰起头的提督的脖颈,将他的猎物紧紧束缚在自己的唇舌中。

火焰在蔓延,从先寇布火热的小腹一直烧到面颊,然后在将先寇布焚烧为灰烬前,将杨威利也包裹住了。
杨威利的眼角透着绯色,汗水不断地从他嫣红的双颊滑落,黑色的瞳眸带着连他自己也不懂的茫然无措。他推拒在先寇布胸前的双手并未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让自己的手掌紧紧贴在那颗火热的心脏前。
强有力而急速跳动的鼓动声让杨威利嘴唇发烫颤抖着,想要说出的话语全部变为了糟糕的喘息声。
先寇布把人亲了个痛快,这还不够,在任何休憩的空隙、监控器的死角,只要让这只猛虎找到了机会,杨威利就会被他牢牢困在臂弯里,嘴唇被先寇布攫取住,直至火焰再度将他们俩包围。


到现在先寇布还可以回想起杨唇瓣上细小的纹理是如何和自己的嘴唇摩擦,而他又是如何用自己的舌头去湿润那有些干燥的嘴唇。

杨威利,他所爱之人在死亡前是否也曾用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嘴唇呢喃过他的名字?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与所爱之人分离。
但现在先寇布经过漫长在人世间的活着后,终于可以小憩一会,和那个老早就叫嚷着退休梦想做薪水小偷的爱人重逢了。
在力竭被围困的最后,先寇布闭上眼,想着这漫长的旅途终于可以结束了。
火焰熄灭了。





被基友骂了说六一为啥不发糖……所以甜给她看XD






附赠小剧场:
“我是真没想到你也这么快就过来啦……”先寇布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了他的爱人他的伴侣站在他的面前露出无奈的神情挠着头发。
“不是说好了你要活到一百五十岁的吗?现在才五分之一吧?这可真不像你——”杨威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先寇布紧紧抱在怀里,扣住杨威利腰肢的手差点让他以为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折断了。


先寇布嘴唇胡乱地落在杨威利的脸上,还带着点胡渣的脸刺得杨威利忍不住发笑起来:他现在就好像被一只巨型猛虎舔舐一样,但杨威利知道这只猛兽毫无危险,仅仅只是表达亲昵和喜悦之情。
“哈哈哈哈哈哈别这样啦,真的好痒!”杨威利受不了地捶了捶先寇布的坚硬的胸膛,才再度获得自由。


直到此刻先寇布才有闲暇将四周打量。在看到这一片焦土和熔岩形成的废墟时,脸上的表情凝固尖锐得让杨威利死死拉住了他,生怕他做出什么意料之内的麻烦事情来。
“这就是地狱?”先寇布声音沙哑地问道。
“地狱可没有这么轻松。”杨威利耸了耸肩,接着道:“你可以将这里称之为冥府,是死去亡灵们暂时滞留的地方。总之因为死的人太多了,转世投胎还要排队等呢,要轮到我估计还得花个几年。”


“原来如此……”先寇布沉默了下,忽然露出了笑容:“看来我死得正是时候啊,如果真的活到了一百五十岁,岂不是不能再见到提督你了吗?”
杨威利没有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先寇布。最先败下阵来的反而是勇猛的蔷薇骑士团队长,他叹了口气举起双手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说就是了。”
“嗯,总之因为大家都死了,反而和平了不少。而且因为早晚都会走的,所以这里一直这么荒凉。这里想喝红茶都喝不到,我都快憋死了。”杨威利说着说着就不由自主抱怨起来。
“是这样啊……”先寇布唇角勾出了一道志在必得的笑容。


结果杨威利虽然如愿以偿喝上了红茶,但他心心念念的白兰地和葡萄酒依然没影。


等到其他人也来到了这个冥府时,看到的就是在绿草如茵的河堤边有一座粉刷着白墙的小木屋,在小木屋的延伸出来的小阳台,靠在先寇布怀里昏昏欲睡的杨威利懒洋洋地朝着他们打招呼。

“……”只有省略号才能表达出他们此刻心情的杨舰队成员在了解到具体情况后,为了让提督可以喝上白兰地和葡萄酒开始进行了冥府新的改造。


评论(9)
热度(90)
© 天宫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