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本命中心洁癖
肉食动物
欢迎来日我的loft😉
除亲友外请勿随意转载
可约稿,具体详谈


——人类不断进化到现在,不是为了吃素的!(呐喊)

【all金】10厘米金历险记

趁着白色情人节补档重发~!


0

突如其来的生日贺礼砸在了金的头上。

“当当当!恭喜您得到这份大礼,请在这一天尽情享受您和平的生日吧!”


1

艾比觉得自己要上天了,她的白马王子!现在就在她的手心里!艾比发挥出了从未还有过的速度和敏捷直接把还在呆愣中的金抄起捧在手心中。

“老姐,你稳着点,别把金弄掉下去了。”埃米冒着冷汗让艾比别那么兴奋。

“才不会呢!就算我摔得头破血流也绝对不会让王子大人掉下去的!”

艾比愤怒地回头用呆毛打了自家笨蛋弟弟一下。然后她用埃米听了浑身发毛的甜腻笑声用双手捧着金,轻轻地用脸颊蹭了蹭金的脸颊。

“王子大人,我一定会保护好变小的你的!”

“哈哈哈,那就谢谢你啦!不过艾比,你这样弄得我好 痒啊……!”金被艾比颊边的碎发弄得痒痒的,咯咯地清脆笑了起来。

然后金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好像被什么打湿了。

“?”

“卧 槽老姐你快放开金!你的鼻血都流到了金的头上了!”

“!!”

一阵鸡飞狗跳。


2

因为全身黏 腻的金最后还是换下了自己原本一起随着身体缩小的卫衣运动裤,穿上了凯莉用积分换来的小西装。

“太合适了!不愧是我的王子大人穿什么都合适!这股禁欲 感!啊啊啊我要晕过去了!”不允许再靠金太近的艾比用力掐着埃米来表达自己的兴奋,被掐得快要口吐白沫的埃米压根没办法发声。

“这身衣服好不习惯啊……凯莉,难道就没有别的了吗?”金不自在地扯了扯衣摆。对于穿习惯宽松运动服的金来说,紧紧贴着身体曲线的西服的确让他觉得别扭。

“哦……觉得这个不习惯是吧?”凯莉眯起眼睛,唇角挂着的笑容让紫堂看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既然如此,我喊那些其他人来选好了。我想金你肯定会在那些衣服里挑到满意的。”

紫堂觉得金要完。


3

“穿这个!”艾比鼻子上堵着两团纸巾,她兴奋地从终端机中调出了一件服饰:“这件衣服肯定适合王子大人!”

“老姐,你的企图完全暴露了啊。”埃米扶额叹息。

那是一件纯白色的礼服,一般都是在结婚典礼上给新郎穿的,而看艾比满脸红光的样子,大概在她心里已经四舍五入和金结婚了吧。

“别听老姐的,不如试试这个?金你应该能习惯。”说着埃米调出了一件红色的衣袍:“这件是丝绸的,而且款式特别宽松,我觉得金你可以试试。”

“我说衰仔,你有脸说我吗?”艾比沉下脸,瞪了过去。

“啊?这衣服有什么不对吗?”金一脸茫然。

“金……那个服饰我记得是某个星球上成亲的时候穿的嫁衣。”紫堂推了推眼镜,为金解释道。

“……”


4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我觉得女仆装不错,黑白的女仆装是正义!”

“哈,那是什么老套的品味,要说到可爱果然还是护士装吧?”

“哼,当然是圣空星的王妃服才是最合适的吧!”

“……金,试试这个吧。”

“谢谢谢谢,护士旗袍lo裙女仆装婚纱我都拒绝。”

“——就没人给我来件正常点的吗?还不如凯莉给我的西装呢!”

金坚定拒绝了围着自己的大赛前五。


5

然后金被丹尼尔裁判长的几何体从包围圈中被带了出来。

“谢谢丹尼尔大人!”金松了口气,坐在上下漂浮着的方块体上踢踏着小腿。他现在穿着丹尼尔给他兑换出来的小号裁判长的白色星星衣服,抱着丹尼尔给他的星星型棉花糖一口一口地啃了起来。

丹尼尔微笑着注视着金吃棉花糖,把那张小圌脸都沾上了糖霜:“金,你的脸颊沾上了,我帮你擦掉。”说着丹尼尔伸出了手用拇指和食指的指腹轻轻抚上了金小巧的面颊。

“哈哈哈哈,好痒啊丹尼尔大人!”金被丹尼尔带着手套的手指给弄得发 痒,抱住了丹尼尔的手指想要阻止这个动作。

然后丹尼尔的动作还真的停止住了。

“怎么了吗?”金奇怪的抬起头看过去,便发现丹尼尔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变得灼热起来,看得金不自在地拉了拉衣领,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对劲。

“没事……只是想祝你生日快乐罢了。”丹尼尔温和地微笑着,然后收回了手。

今天是金的生日……还是暂时忍耐一段时间吧。


6

金最后是吃得饱饱的,还带着一根手指饼干坐在裁判球的身上出来的。

他一边啃着要用双手抱住才行的手指饼干,一边问身下的裁判球道:“还没有找到紫堂他们吗?”

“请不要着急,参赛者金!既然裁判球我答应了丹尼尔大人要安全把你送到,就肯定会送到的!”

“哦哦……那好的。”金想了想也对,毕竟丹尼尔大人十分忙碌,便继续专心致志地啃着怀里的手指饼干了。

还没走出中央塔楼多久,裁判球就被三个身影拦住了去路。

“这是什么啊?”佩利疑惑地问道,然后蹲下来用大手拎起了坐在裁判球身上的金。

“哇!这样好危险啊!快放开我!”金胡乱地挣扎着四肢,想要逃脱,却反而被抓得更紧了。

来到大厅是为了和雷狮汇合的卡米尔、佩利、帕洛斯注视着只有手掌大小的金,那眼神盯得金浑身发毛。

“你们要干什么啊!我先说好了,今天可是我的生日,你们不能对我动武!”对的,这是大赛系统给过生日的人的福利,至于是不是人人都有,那便不得而知了。

“呵呵,真是可爱的掌中金呀,不如带回去作为吉祥物?”帕洛斯眯起眼睛笑着问道。

“诶?要带回去吗?可是这么小,都不够塞牙缝吧?”佩利不解地问道。

而卡米尔则默不作声地从佩利手中拿过金,小心地将金放在自己的手中,趁着佩利和帕洛斯不注意,悄悄地走远了。

“等等卡米尔你好诈!明明是我先发现的!”佩利大喊着追了上去。

而帕洛斯的笑容也淡了下去,也迅速地跟了上去。


7

“卡、卡米尔,你要做什么呀?”金有些不安地动了下 身体,卡米尔将金托着凑近了一块他方才用积分买来的蛋糕边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对吧?祝你生日快乐,金。”

那双深蓝色的眸子温柔地注视着金,隐藏在围巾下的嘴唇轻轻扬起了一个弧度。

“感谢你出生在这个世上。”

金怔怔的回望过去,亦是轻轻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谢谢你啦卡米尔!你的祝福我就收下啦!”

“嗯,那现在你许个愿望吧,然后再吃蛋糕。”卡米尔点了点头,托着金又靠近了蛋糕一点。

金微微从卡米尔的手心里探出身体,正准备许下愿望的时候,佩利从后面冲了过来:“卡米尔你太狡猾了!!”

佩利的手直接拍在卡米尔的背后,卡米尔身体一震,原本就探出了身体的金,直接掉进了那个奶油蛋糕里。

“佩利!你做了什么好事!”一向冷静沉稳的卡米尔难得失了态,他低下头去查看金的情况,便看到了从那个松软蛋糕里顶着一头奶油的金费力地爬了出来。

“差点要被奶油淹死……!”金抹了把脸颊,将奶油拭去。“佩利你真讨厌!我才换的新衣服就被你弄脏了!而且全身都沾满了奶油,黏糊糊的!”

“呃,我帮你舔干净总行了吧?”佩利撇撇嘴,以卡米尔来不及阻止的速度用手抓着金的腰,然后直接含圌住了金还带着奶油和蛋糕香甜的下圌半圌身。

“啊啊啊啊啊啊啊!!!”金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拼命踢蹬着腿挣扎着。佩利把他的下圌半圌身都含了进去,一直含到了腰部,让金以为自己差点要被吃掉!

他用力地用手拍打着佩利的脸颊和嘴唇附近,想要让佩利放开自己,结果反而让佩利含得更深了。

湿热粗糙的舌面滑过金的身体,将那粘在衣服上和身体上的奶油全部吮掉。好像是上瘾了一样,将奶油舔掉后,佩利的舌头还在金的身体上舔来舔圌去,还用力地吸了吸金光圌裸圌着脚的双圌腿。

湿热的舌头分开金的双圌腿,在大圌腿内侧和肚子腰圌腹上舔圌弄着,金浑身僵硬,觉得自己真的要被佩利吃下去了!

“啊啊啊!!快点放开我啊!!卡米尔救救我!”在察觉到佩利的舌头往自己的双/腿/间舔 去时金吓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8

“快点放开金!”卡米尔愤怒地想要从佩利口中夺下金,但是佩利却好像是越舔越上瘾了,转过身不给卡米尔机会。

“佩利,你没看到金已经哭了吗?你要是想要金讨厌你一辈子的话,就接着这么做吧。”在旁边瞄准时机的帕洛斯这么说道,成功让佩利停下了动作。

“呜呜啊啊嗯嗯。”可是我喜欢金啊。

佩利被帕洛斯的话吓了一跳,想了想,还是乖乖吐出了金。

“呜呜……呜呜呜……姐姐……”金浑身黏/腻地躺在佩利的手掌中捂着脸哭,他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哭得真可怜呀,来来,我给你擦掉那些佩利的口水。”帕洛斯笑得体贴至极,然后以轻柔而迅速地动作把手帕盖在金的头上,将金提到了自己的手中。

“呵呵,金你这样子,还挺像新娘的呢。”帕洛斯给金把头上和脸颊上的口水擦了擦,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披着手帕的金这么道。


9

最后金精疲力尽地回到自己的小队伍时已瘫在紫堂幻的手心里不肯动了。

反正他穿着的衣服已经不是丹尼尔给他的那套了,他带着和卡米尔很相似的帽子,上衣是帕洛斯的衣服风格,穿着和佩利一样的裤子,以及雷狮的外套。

不要吐槽这到底是什么风格,这已经是他们给金提供的服饰中最正常的衣服了!

金拒绝回想自己到底是怎么逃出生天的。

“辛苦你了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复原啊?”紫堂幻把金捧在手中,轻柔地用两根手指给趴在他掌心里的金按摩着背部。

“呼……好像是截止到今天的凌晨为止?说是给我的生日福利和大礼,结果根本一点都不好玩。”金扁了扁嘴道。

“不过也托金的福,今天的凹凸大赛格外和平呢。”紫堂幻劝慰道。

“也是啦!等恢复后我们叫上凯莉再来吃一次蛋糕吧!对了,还可以叫上卡米尔和丹尼尔大人!”金很快又打起了精神,盘算着得好好地把生日遗憾补上。

“好呀,金你今天是寿星,你最大。”紫堂幻微笑着回复道。


10

感谢你的出生,让我们相遇。




评论(14)
热度(604)
© 天宫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