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本命中心洁癖
肉食动物
欢迎来日我的loft😉
除亲友外请勿随意转载
可约稿,具体详谈


——人类不断进化到现在,不是为了吃素的!(呐喊)

【黑安X金】囚

虽然迟了好几天,不过还是得补上你们的生日祝福!

赶了好几天才写出来的段子文!

 @折臣子☆  @喵啾啾 生日快乐啊!希望这个安金你们能够吃的愉快!

预警大概是,很病的黑安吧……?

黑安迷修X金

应该是这篇【安金】Anmicius 的另一个结局?


*******************************************************

all金个人志《if》三宣地址走这里

三次预售购买链接走这里

新上架的爱丽丝pa的丹尼尔兔挂件希望大家可以和我一起拼团买_(:з」∠)_

合志连接:Wonderland


个人作品归档

***********************************************************

01

金记得姐姐很早以前和自己说过,越是温和的人生气起来越可怕,越是克制的人放纵起来越贪婪,越是压抑着本性的人释放出心底的恶意时就越恐怖,如果遇到了这种人,最好赶快远离。

金那个时候还不信,不过他所能接触到了人实在是太少了,除了他最熟悉的姐姐外,金见过的人实在是不多。

所以金虽然记住了秋对自己的这番告诫,然而并没有往心里去。

自己运气这么好,应该不会遇上那种人吧?

金乐观地想着。

02

金的运气的确一向很好,不管是迷路了两个月但最后还是平安顺利地到达了凹凸大赛的会场;还是刚来到大赛就遇到了可靠的、能够依托背后的队友,无一不说明了金的好运。

现在他们小队正在某处隐蔽的山脚下驻营,金正准备大展身手,好好地给自己的队友们做一顿饭犒劳下疲惫的身体和饥饿的胃部。

“能够遇到安迷修和紫堂你们,我真是运气太好啦!”金朝着自己的队友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哪儿的话,能够遇到金你这样坚定己心的伙伴,也是在下的幸运。”安迷修朝着金微微一笑,手下处理肉类的速度微微加快,毕竟此刻快要接近日落了,不快点的话食物的香气会引诱出很多在夜间出没的魔兽。

安迷修并非惧怕这些魔兽,但是白日里金才透支了自己的元力去进行升级,安迷修不容许一丝可能会影响到金休息。

安迷修也曾提议将自己的积分让渡给金,毕竟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一个小队的了,理应互相帮助。

然而金拒绝了:“谢谢你啦安迷修!不过我觉得积分还是我自己来比较好呢,而且也可以锻炼我对元力的熟悉能力啊!”

被拒绝了啊……安迷修失落地垂下了头,那副模样就像是被谁淋湿了的小狗,看得金都忍不住失礼地去摸摸那看上去蓬松柔软的褐发了。

不过幸好他忍住了自己这个忽如其来的冲动,没有做出这种失礼的事情。

紫堂幻正坐在石头上负责生火,从他坐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安迷修那笑容满面的俊脸。

紫堂幻从一开始就对安迷修抱有警惕,他自己的小心思暂且不提,为何大赛排名前十的安迷修会执意加入金的小队?

而且……

紫堂幻回想起在之前几次的组队打魔兽时,安迷修那不同寻常对金投入的注意力和关注,紫堂幻在偶然瞥见时都忍不住心惊肉跳。

03

安迷修毫无疑问是一个好人,金是这么认为的。

正直、温和、克己复礼、怜悯弱小不畏强,而且安迷修的言行举止都和他曾经对金所说过的骑士道一样,是个表里如一的好人。

虽然有的时候会对金过度保护,甚至让金到了苦恼的地步,而且这个现象最近越来越严重了。

毕竟不过是为了得到胜利该付出的伤痕罢了,安迷修却总是会在金受伤的那一刻出手直接斩断下那只魔兽的头颅。

金抗议道:“安迷修!”

“抱歉抱歉,我只是看不下去了,方才对你来说太危险了。要是那只一个不小心伤到了你的要害怎么办?”

安迷修抿起唇,忐忑不安地朝金露出了抱歉的笑容:“……我只是,不能忍受你会被伤成那样而已。”

金真的对安迷修的这幅表情毫无抵抗力,他原本还很气,然而在看到安迷修的这个歉意的笑容时,那份自己被小看了的怒意就烟消云散了。

“……算了,我好歹也是你的队友啊!就算现在没有你强,以后的我肯定会比你更强大的!到那个时候就让我来保护你好了!”金鼓了鼓脸颊,这么对着安迷修道。

“嗯,我也这么相信着,金你一定会成为让人移不开眼的强者的。”安迷修弯下腰,执起金的手,在那充满伤痕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了一吻。

“?!”金被安迷修这个忽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帽子都要飞起来了,他想要抽回手,然而安迷修却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指,让金无法如愿以偿。

“真是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啊。”安迷修保持着弯腰鞠躬的姿势,抬起头,那双犹如春日抽枝的柳条一样碧绿色的瞳眸凝视着金,声音低沉又带着不知为何让金想要打寒战的缱绻温柔。

是自己的错觉吧?金这么想着,又一次抽了抽自己的手,这一次安迷修松了开来,让金收回了手。

04

“你来看我了啊,金。”安迷修坐在简陋的床上对着金笑。

 金沉默着,那张本来一直洋溢着笑容的脸此刻苍白得可怕。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我会心疼的。”安迷修温和地说道,一如他和金相遇时那么稳重体贴。

金看着这样的安迷修,嘴唇快要咬出血了。

“为什么……”金的声音颤抖起来,“为什么你会变成那样?为什么要那样做?回答我啊——安迷修!”

“那样?”安迷修很认真地想了想,一脸认真地反问道:“我那样做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啊!?”金激动起来了:“大赛已经结束了啊!我们都可以回家了,为什么你、你还要——”

“可是他们想伤害你,想要伤害我重视之人的家伙,自然是恶党。”安迷修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他凝视着金,曾经让几那么喜欢的碧绿色瞳眸此刻却如同隔着深海望过来、潜藏在裂缝中的巨兽,带着让金不知所措的执着,朝金露出了一个冰冷潮湿的笑容:“——而恶党,自然该被消灭掉。”

“——”金窒住了,他后退一步,语无伦次地说道:“安迷修你病了……病得很严重,你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我、我明天再来看你。”

安迷修恢复了温和的表情,他眷恋地看着金,像是要把金刻在心底一样缱绻:“好的,我等你明天过来。”那么轻松地道着别,就像是他们还是那个亲密无间志同道合的伙伴,就像是安迷修没有被关在这个牢笼里一样。

在金快要走出去时,安迷修忽然又说道:“金……你知道的吧,这个牢笼关不住我的。”

金的身体在即将要走出这个牢门时顿住了,他缓慢地回过头,对上了安迷修温柔注视着他的视线。

安迷修见金看向自己,高兴地笑了起来:“早点回去吧,我等你明天过来。”


05

金会来看他的。

安迷修轻笑着,任由金关上了那扇牢门。

“我将对挚爱至死不渝。”

所以他斩杀了一切可能会伤害到、影响到金的家伙。

哪怕被斥为疯子也在所不惜。

“明天金会来看我呢,得用最好的面貌去见他啊。”安迷修轻轻地用手指梳理着自己的发,抬头看向高窗外的天空,打从内心期待着金的到来。

那像是开在头顶的铁窗上有一只蜘蛛结出了白色的网,那带着点绿的螯牙正啃食着被包裹在蛛丝中的猎物。

被层层束缚住的蝴蝶颤动着翅膀想要逃脱,然而只能在被麻痹的毒液中被那蜘蛛吞噬殆尽。

毕竟困住安迷修的,从来不是这个随意可以破坏的囚笼,而是金啊。

只要安迷修在这里的一天,金就会为了困住安迷修而不得不来确认安迷修仍然‘好好地’待在这个囚笼中,既没有伤害他人,也没有伤害安迷修自己。


06

被囚住的,究竟是哪一方?


评论(16)
热度(1616)
© 天宫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