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现在吃银英all杨威利
基本上all主角。
金中心洁癖
肉食动物
欢迎来日我的loft😉
除亲友外请勿随意转载
约稿千字60起,具体详谈


——人类不断进化到现在,不是为了吃素的!(呐喊)

【嘉金】弑神者与神明

和 @eamier 太太换的粮!

太太的图太好吃了!呜呜呜呜我写爆!!

别被标题骗了,是一颗巨大的糖!

写了将近6千字!

all金个人志《IF》预售链接→走这里

二宣地址看这里→走这里




那是从未看到过的景象,数以千计的光亮追寻着为首的那一道流星而去,炸裂开无数道绚烂的光辉,几乎要刺得人眼流泪。

那是一场像是要将这颗星球都包围一样降落下来的流星雨,拖着长长尾巴的星群们划过人们的眼帘里,让还醒着的人们怔怔地被这幅美景所吸引。


然而越是美丽的景色之下就越是隐藏着危险。

这一场流星雨在空阔研究所的嘉德罗斯也看到了,他走到有半米厚的防范玻璃前,认真地看着这场不寻常的流星雨。

“哼,莫非就没人发现这其中的不对劲吗?”半响后,嘉德罗斯才冷哼一声。

那并非流星群,而是小型的飞船。

有人只用了一招便将这些小型的飞船全部击落了。因为那些飞船是同时炸裂开来然后掉进圣空星的大气层中。

不过察觉到这一点的并非只有嘉德罗斯一人,很快嘉德罗斯便听到了研究所外传来的锐利刺耳的警笛声。

嘉德罗斯敲了敲那压根听不到回响的厚重玻璃,漫不经心地想着到底是圣空星的警卫队厉害还是那个人厉害。

不过反正他也出不去,那些家伙美名其曰为了保证他的身体机能顺利运行,至今仍把他关在这座研究所内。


嘉德罗斯是圣空星的骄傲,是圣空星的王储,亦是圣空星包含野心制造出来的‘伪神’。

“你总有一天会成为真正的、至高无上的神明的。”那个看不清脸,嘉德罗斯应该称之为父亲的男人这么对他说过。

隔着罐头一样的维护舱,对着浸在冰冷的营养液、身体上连接着各种输送药物的输液管的嘉德罗斯这么说。

饱含期待、包含野心、饱含笃定。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手握紧成拳。他的人生由他自己来决定,哪怕是‘父亲’也别想干扰他的人生。

‘伪神’又如何,那些窃窃私语、那些害怕鄙夷,嘉德罗斯统统都不在乎。

有一点那个‘父亲’说对了,只有强大是这个宇宙唯一的真理。

当嘉德罗斯强到能够践踏所有人,‘伪神’与真神又有何异?

窗外的‘流星’已经完全消失了,嘉德罗斯也没有再听到警笛声的轰鸣了。

“看来是被干掉了。”嘉德罗斯喃喃着,觉得兴趣缺缺起来。不过也是,毕竟这里是圣空星,据说是宇宙第一强者的圣空星国王在此坐镇,再强大的人大概也会长眠于此吧。

嘉德罗斯一边在心里计算着现在的自己距离那个男人到底还有多少的差距,一边准备回到自己的休眠仓内进入睡眠。


“呀,这位小朋友你好呀,请问这里是哪里呀?我好像迷路了呢。”一道声音在嘉德罗斯的背后响起。


——暗淡的研究所房间内像是突然照进了一道温暖的阳光。

除了嘉德罗斯外本该空无一人的研究所内居然出现了了第二个人类的声音。

而且居然敢喊他小朋友?!嘉德罗斯瞬间就暴怒起来,他头也没回,手中凝聚起元力直接往后攻击而去!

那是被无数次锻炼而得到的能力,在模拟训练中和嘉德罗斯对战的机器人都曾经被这一招贯穿,彻底报废。

只要被击中,那个人不死也得残废!

嘉德罗斯有这个自信和骄傲。

“哎呀,你可真暴躁,不过是问个路而已,怎么回答一声都不肯就开打了呢?”声音清亮带着无奈,根据声音嘉德罗斯判断这个男人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嘉德罗斯包含杀意的致命一击被躲开了。

——这个男人比自己强。

被灌输入脑海的数据理论迅速为嘉德罗斯分析出了目前的实力对比。


因为背后的攻击而死,是弱者最悲惨的死法。嘉德罗斯记得那个男人在战斗中把他暴打一顿后居高临下的眼神。

嘉德罗斯不想承认自己是弱者,所以嘉德罗斯咬着牙,克制住因为本能恐惧而僵直的身体向后转。


金色的太阳和蓝色的天空——

这是嘉德罗斯在看到这个不速之客时的第一印象。

那个男人一如嘉德罗斯猜测的那样没有超过二十五岁,面庞轮廓和笑容都带着少年的清爽。嘉德罗斯的身影倒映在那双剔透的蓝宝石般的眼睛里,他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脸上带着呆愣和尚未消散的警惕。


“抱歉抱歉我吓到你了?”金发的男人像是注意到自己的不妥之处,双手合十举到身前朝嘉德罗斯道歉:“不过我这也是无奈之举,才从那些家伙手里逃出来就遇到了你们这颗星球的警卫队,我又不想和他们起冲突,只好先躲到你这边来啦!”说着,这个金发的男人还朝嘉德罗斯眨了眨右眼,露出了一个嘉德罗斯在心里评价为‘傻乎乎’的笑容。


拥有着一击将那么多数量的飞船击落、能够绕开圣空星的警卫队,悄无声息入侵到这座堪称铜墙铁壁的研究所内的本事,这个男人本该是强者。

但是他却对着目前完全无法与他匹敌的嘉德罗斯露出了这种表情。


太傻了。傻爆了。

而那个男人却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眯起眼睛笑得更欢乐了:“你能理解我就好!我叫做金,你可以叫我金。小朋友你怎么称呼呀?”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方才因为本能而僵硬的身体放松了些。他不是金的对手,但是金对她没有杀意,也没有恶意,仿佛就真的只是个误闯进这个地方的人。

嘉德罗斯懒得去探究,在对上那双含着笑意的蓝眼睛时,嘉德罗斯就察觉到有什么要超出自己的控制即将脱轨——

“这里是研究所,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不过要想出去难如登天。”嘉德罗斯板着脸硬邦邦地丢下这么一句,就不再开口了。

反倒是那个金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后很自然地坐在了一边的沙发椅上。

“唉……又到了不知道的地方啊,那家伙知道了大概又要生我的气了。”金碎碎念着:“又不是我的错,我怎么知道他们这么紧追不舍嘛……算了,还是在这里等他找过来好了。”金的表情十分丰富,一下子皱起眉头,一下子又舒展开来露出了笑容。

只是这个笑容和嘉德罗斯之前评价为“傻乎乎”的笑容完全不一样。带着嘉德罗斯看不懂的柔软,但是嘉德罗斯却下意识地觉得,这个笑容很好看。


一切仿佛都乱了套。

嘉德罗斯,圣空星的王储、秘密武器、被制造出来的伪神,现在在和不知道怎么入侵到研究所的陌生人面对面的坐着。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聊聊天?”这是金发起的提议。

嘉德罗斯没有拒绝。强者有任性的权利,而金比他强。更何况嘉德罗斯不认为自己可以在陌生人入侵的情况下还能进到休眠舱睡觉。

啊,不过根据嘉德罗斯的观察来看,这个叫做金的男子倒很有可能。


虽然很强,但是太过轻信他人了,因为嘉德罗斯年幼的外貌就放松警惕,甚至都没有问为什么嘉德罗斯会一个人被锁在这座研究所内。

——用锁着怪物一样的方式。


不过或许是因为他自信与自己足够强?情报不足,还需要更多信息进行分析。


“说起来,你和我认识的人很像呢。一样都是金发金瞳,圆鼓鼓的包子脸这一点也很像!”金像是等得有些无聊了,真的向嘉德罗斯搭起话来。

“哦?”嘉德罗斯发出了一个单音节的疑问,不需要他说更多,金就兴致勃勃一股脑地滔滔不绝起来:“我和他认识是在一个大赛里,一开始他那副傲慢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样子真的太讨厌了!”

从金的叙述中,嘉德罗斯断断续续拼凑出完整的情况:这个叫做金实力很强的家伙和某一个自大、狂妄、不过偶尔别捏的温柔反而更可爱(金语)的王者相遇、相识、相知、最后相爱了。


嘉德罗斯并不想在这样的深夜听一个奇怪的家伙谈论他的情史。所以他开口打断了金抱怨他伴侣老是不让他去见自己的朋友玩耍的絮叨,问道:“你为什么会被追杀?”

“啊?原来你一直沉默是想问这个吗?”金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开来,他笑嘻嘻地挠了挠那头璀璨的金发,说得轻松而漫不经心:“大概是因为……我杀掉了他们的神明?”


——弑神者!

这个奇怪的家伙是弑神者!

哪怕狂妄高傲如圣空星的那个最强者,也只敢悄悄制造出嘉德罗斯,渴求着他这个‘伪神’有一天能够和真正的神明比肩。

因为弑神者将会遭遇到这整个世界的敌意,那种后果没有人想要体验。

从金那副轻松写意的模样来看,世界的敌意仿佛不过这么回事。

嘉德罗斯浑身战栗起来,战意和兴奋在他的血液里奔腾着,他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将这份突如其来的狂热兴奋发泄出去才行。

想要战斗。想要和这个男人厮杀至死。

只有见血酣畅淋漓的战斗才能将这份热度降低。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呀,我可是会不好意思的。”金微笑着这么说道,手撑在下巴上,那双湛蓝如天空的眼睛倒映着嘉德罗斯的面容。

“而且你这样子……真是越来越像我认识的那个人了。不过还差了点什么……差了点什么呢?”金沉思起来。

“啊!对了,是脸颊下面差了一个星星呢!那可是他的标志呢!”金右手握拳锤在左手上,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嘉德罗斯再也忍不住让他浑身战栗的兴奋了,他手中凝聚起金色的元力直接挥拳朝金攻去!


意料之中被金轻松地挡住了。

“这个动不动就想要大战一场的性格也很相似啊。”金叹了口气,偏偏头无奈道:“你很想和我打吗?会受伤的哦?”

“那正合我意!我想要知道,我和‘弑神者’,到底有多大的差距!所以请你和我战斗!”嘉德罗斯用了敬语,对于强者,还是实力远远高于他的强者,嘉德罗斯向来是谨慎而带着尊敬的。

唯有这样才能让他吸收更多的经验,攫取更多的战斗知识,让他真正成为强者!


“唔……可以啊。”金偏了偏头,唇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就当做是消遣吧。”金喃喃自语着,然后抬起左手拦下了嘉德罗斯朝他踢来的脚。


很强,所有的攻击意图,所有的进攻路线都被看穿,嘉德罗斯从进行过这样手足无措被压制得死死的战斗。这是和那个被传为宇宙中最强者的男人战斗时也没有过的绝望感。

如果说和那个男人战斗,嘉德罗斯可以有把握自己再过个多少年可以超越他的话,那么和金的战斗,就仿佛仰望着高耸入云的山峰,只能徒劳无力地猜测着那顶端究竟有多高。


然而嘉德罗斯并非止步于此的人物,他往后跳开一段距离,大脑飞速运转着,肾上腺素刺激着大脑皮层,让他的头脑里想出一个又一个绝妙的战斗方式。

现在未成熟的他和‘弑神者’的差距自然很大,但是嘉德罗斯有把握成年后的自己决不会输给金!

所以现在的目标是——只要让自己的拳头能够打到那张笑得傻乎乎的脸上就行了!


金发现了嘉德罗斯的意图,他唇角上扬得更厉害了。

“气势高扬啊。”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得更灿烂了:“你的元力还真是炙热啊,就像是岩浆一样呢。不过,元力的使用需要更多的想象力才行啊!”之前金站在原地等待着嘉德罗斯朝他进攻,脚都没有挪动一寸,但是此刻金抬起了手,准备进攻了。

这么说着,金的背后冒出了比嘉德罗斯身上更甚的光辉,那光芒刺破黑夜的宁静,刺激得让嘉德罗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不过短短的一秒,不,或许更短,嘉德罗斯就感觉到自己的身躯被什么给纠缠住了,挣脱不开。

“诶!你怎么就来了!我正玩得开心呢!”金愕然的声音在包裹着嘉德罗斯的屏障外响起。“不过我和你说呀!我遇见了一个和你超级像的小朋友呢!那副骄傲带着别扭可爱的样子和你真的好像!刚刚还在给他喂招呢!”似乎是真的觉得相似,金还说了两次。

“哼,我可是全宇宙独一无二的,再相似也比不上我。”一道嘉德罗斯听着有点耳熟的声音响起,但自己究竟是在何时听过?嘉德罗斯却不太记得了。


莫非是自己的熟人?可圣空星他接触最多的除了那个男人外就只有那些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了,但是那些战斗力低下的研究员怎么可能和‘弑神者’成为同伴?

他们对神明的狂热和畏惧嘉德罗斯已经看得足够多了。

就在嘉德罗斯皱眉思索时,屏障外面的对话还在继续着。

“你说这么多,莫不是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了?说的也是,你和我的孩子应该会很强吧?稍加训练的话就又有一个可以战斗的好敌手了呢。”那成熟磁性的声音带着若有所思。

“等等?我只说有点相似啊?你到底是怎么想到那一块去的?而且我们不可能有孩子的吧?你别忘了我们可都是男性啊!”

“哼,先不提那些造人技术,我都已经是神了,区区一个孩子手到擒来。”

“我才不要呢!被你绑定住已经足够了,才不要又来一个缩小版的你呢!而且你忘了我是弑神者了吗?在世界的敌意下你确定我们的孩子不会加入追杀大队来追杀我吗?”

“怕什么,反正你足够强。”那个声音冷哼一声,“……而且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区区一个世界的敌意,你不需要害怕。”

“……哈哈哈哈,你脸红了?哈哈哈哈也难为你了,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说句情话还会脸红哈哈哈哈哈!”金大笑起来,光是听着他的声音嘉德罗斯就能想象到那个金发蓝眼的男子现在肯定是捂着肚子笑得无法自拔,说不定眼泪都笑出来了。

“闭嘴!”那声音变得恼羞成怒,然后外面传来了一阵衣料的悉索声。

“唔唔唔!”有模糊的水声传来,嘉德罗斯听着听着才明悟过来金和那个男人在屏障外面做了什么。

——不知廉耻!

嘉德罗斯气得脸都红透了,他愤怒地攻击着包裹住自己的金黄色屏障,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气到脸颊发烫。

不过嘉德罗斯的攻击落在屏障上就如同石沉大海,毫无动静。


“之前没察觉……现在才发现你怎么还是比我高啊。”

金面红耳赤地瞪着一脸餍足的伴侣,受不了地大喊。

“因为我是神明啊。”男子轻笑出声。“行了,那边我已经搞定了,没人再敢对你不敬了。至于世界的敌意,有我这个新任的神明在,早晚都会消失的。”

“不愧是你啊!我也有点想大家了,还是快点回去吧!”金的声音也变得更加轻快,充满着愉悦。

“啊,我忘记我还把他关在矢量屏障里了!”像是才想起什么一样金站在伴侣打开的传送虫洞中,然后打了个响指。


嘉德罗斯看到牢牢禁锢着自己的屏障化为一个又一个小格子消失在空中,最后他的目光所能捕捉到的,除了微笑着朝他挥手打招呼的金外,还有站在金身后,双手紧紧揽着金腰肢,一脸占有欲的金发金眼的男子。

还不等嘉德罗斯看清楚那男子的具体样貌,金和那男子就突兀地消失在了空中。

嘉德罗斯单膝跪地,喘息了下恢复着自己的体力,然后恨恨地咬了咬牙:“弑神者和神明吗……早晚有一天我会超过你们,把你们都打倒在地!”


“说起来……我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被追着追着都忘记方向了。”

“我怎么知道,你本来就是个路痴,不是告诉你在那里等我全部解决掉吗?”

“开什么玩笑!我也很强的好不好!才不要总是被保护呢!而且你变成了神明还这么臭屁的性子,谁受得了你啊!”

“你受得了不就行了?”

“……切,知道了啦!这次回去去和格瑞、紫堂、凯莉还有祖玛和雷德他们报个平安吧,他们一定很担心。”

“……喂,金。在见过他们之后,你要不要和我结婚——”

“啊!我想起来了!我好像把空间虫洞设置为时间虫洞了!怪不得我说怎么那么像呢!搞不好是小时候的嘉德罗斯你啊!”金恍然大悟般说道。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渣渣!”

“哇!你不要突然在我耳边说的这么大声啊!要聋掉了!”

“你管我喜欢!总之回去后马上就举办结婚典礼,就这么决定了!”


神明和弑神者吵吵闹闹互相拌着嘴,今后大概也会一直这么吵吵闹闹地幸福下去吧。

至于他们无意的行为导致年幼的嘉德罗斯的未来产生了一些小小的影响,应当也无伤大雅。


几年后——

在嘉德罗斯在凹凸大赛正向格瑞约战,他看到某个从天而降的金发蓝眼的参赛者熟悉的面容,身体比理智更快一步接住他时,所有人那下巴都要惊得掉下来的场景值得纪念。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7)
热度(480)
© 天宫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